琰玉诚玦

梦想不能妥协
生活不能苟且
科研不能逃避

要有生活要有光~

【蔺靖】《诗一行》卷十《两心誓》其六至其八

伴着 樱散零乱 的曲子看这篇,明明是糖,可还是看哭了,一定要表白阿不太太,写得太好!

阿不:

其六  若怕蹉跎


 


蔺晨第二天一大早就见到了那个“有意思”的人。


他在后山别苑的院子里和小豆子一起挑杏花,孟掌柜带那人来见蔺晨,说那人是毛遂自荐来接替小豆子做蔺晨的司书童的,还说飞流那里已经通过了审核。


“啥?”蔺晨看看那人,看看小豆子,然后又看回那人,“你?”


他凑到孟掌柜身边嘀咕:“孟掌柜,我们琅琊阁很缺人吗?这个年纪做司书童……是不是大了些?”


“年纪大些怎么了?有志者事竟成。”那人道。


大言不惭,蔺晨想。


他看看那人:“你叫什么?”


“他叫水牛。”小豆子立刻道。


“水牛?”蔺晨挑了挑眉毛。


他心里思忖:这个人的那双眼睛啊,澄澈明净得要命,像是有温度的玉,像是春日里的鹿,像是月宫里的兔子。


……就是不像牛。


他打量那人:“看不出来哪里像牛了。”


那人微微一笑:“很快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。”


蔺晨问他:“司书童,往大了说,解密情报,制造机关,往小了说,驯养信鸽,洗衣做饭,你能做哪个?”


对方回答:“我都不会,可是我学得快。”


“想进琅琊阁的人那么多,个个都说能学,个个都说自己学得快,那是不是我们个个都要招?”蔺晨看向孟掌柜,“孟掌柜,咱们琅琊阁招人,我这个少阁主还是说了算的吧。”


“是是,”孟掌柜连忙道,“琅琊阁涉及天下情报与机密,招募的事情虽然是我在代劳,但是收人不收人还需要少阁主的首肯。”


“那就是了。”蔺晨看那人一眼,“不招。”


他说罢想走,没想那人却伸手拦住了他。


“为什么不招?”


“我们琅琊阁人才济济,不缺人。”


那人终于急了:“你需要一个司书童,而我比小豆子跑得快。”


“你跑得再快也没用,我不招你,”蔺晨抬起下巴,“因为我不喜欢你。”


那人愣了一愣:“你……不喜欢我?”


蔺晨抱着手看他。


“奇怪,我为什么要喜欢你。”他道。


 


+++


 


司书童的职位没有说拢。孟掌柜望着蔺晨扬长而去的背影叹息。


“看来少阁主是一点也不认得您了。”


“无妨,”萧景琰终于回过神来,笑了一笑道,“我就在琅琊山下的客栈中住着,一日不成我来一月,一月不成我来一年,一年不成我来十年。这辈子还长着呢,我就陪他耗着,耗到他肯招我为止。”


他拜别了孟掌柜,正准备下山,可是突然远远听见箫声。


——是《岸渡舟》,他听蔺晨吹过。


萧景琰一路寻着箫声过去,果然见蔺晨坐在杏花林下的石头上吹箫。


看到他,蔺晨停了下来:“你怎么还在?还不死心?”


萧景琰一撩衣摆在他旁边坐了下来:“我只是来听《岸渡舟》。”


蔺晨有点意外:“你听过?”


“很多年前,有位故人为我吹过。”


识得好曲,也算是半个知音了。可蔺晨想不明白这半个知音为什么非要做这么不识趣不识相的事。


“你为什么非要进琅琊阁?”他问萧景琰,“在琅琊阁当差的大多是身世孤独没有去处的人,我老爹把他们捡回来,是为了让他们有个容身之所用武之地。”


“可是你,”他打量萧景琰,“不像是没有归处的人。”


“那么你错了,”萧景琰笑了,“我的归处就在这里。”


“看来你还真赖定我这琅琊阁了。”蔺晨扬眉,“可我要是就不招你呢?”


“反正你这琅琊山就在这里,又逃不走。反正我是个闲人,天天也没什么事,就每天来你这里毛遂自荐一遍好了。”萧景琰回答,“反正我不想留的时候,没人能让我留。但是我不想走的时候,也没人能让我走。”


想了想,萧景琰补充道:“这话是我跟人学的,特别管用。”


“谁说的这话?”蔺晨摇头,“这么厚脸皮的话也说得出来。”


听到这话从始作俑者的嘴里说出来,萧景琰一时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
蔺晨看他笑的样子,心头突然动了动。一时无措,他赶紧低头去看手里的箫。


可是拿起箫来,却发现自己完全已经忘了刚刚吹到哪儿了。


“比剑吗?”突然他听见对方说。


“比剑?”蔺晨看他,“跟你?”


“跟我。”


“我没有剑。”蔺晨道,“你肯定听小豆子说了,我有疯症。所以平时我不佩剑。”


萧景琰从腰上取下自己的佩剑:“认得这把剑吗?”


蔺晨打量了一下,眼睛突然亮了。


“天下三名剑之一的青阕。”蔺晨道,“我在兵器榜上读过。”


萧景琰的眼神黯然了一下,但是然后他立刻又恢复了平常神色。


“借你。”萧景琰将青阕伸手一抛。


蔺晨赶紧抬手接住了:“青阕借给了我,你用什么?”


萧景琰笑了一笑,居然就地折了一段杏花枝,手腕回转,掌上翻飞,身形怡然,树枝回来荡去,真如一把飘逸的剑,剑风扫开去,拂起了蔺晨的鬓发。


蔺晨站在那里,茫然中有些恍惚。


他觉得这个情形似曾相识,仿佛何时何地他曾亲身经历。


但是往事在苍茫云月之后,隔断于迢迢千里之外。他想不起来。


“就用这个,”萧景琰收回手里的杏花枝,“怎么样,比不比?”


蔺晨看他:“赢了,我有什么好处?”


“青阕作为赌注,你赢了,就归你。”


蔺晨看看手里的名剑。天下哪有什么好的事!


“那我输了呢?”


“输了,”萧景琰微笑,“那你就招我,留我在你身边当差。”


蔺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叫“水牛”了。


……瞧瞧这牛脾气!


“你可真够执拗的。”蔺晨看着萧景琰,“话说在前头,虽然我的武功只有一成了,但是光凭一根树枝,你恐怕还赢不了我。”


萧景琰笑了:“你先担心你自己吧,别到时候被我打个落花流水,哭爹叫娘。”


这人!就知道拿话激他,蔺晨想。不过反正他不怕。


“好啊,比就比。”他问,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明日辰巳交替之时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萧景琰道。


“好,”蔺晨道,“一言为定。”


 


+++


 


第二天萧景琰起了个大早。


他上了琅琊山,就在十里杏花林等着蔺晨。


他从东方未白等到日出,又从日出等到天光大亮。


山中天气,一日几变。


终于到了辰巳交替之时,日光却黯了,琅琊山上下起潇潇细雨来。


萧景琰没有带伞,全身都被淋透了。


……可是蔺晨一直没有出现。


小豆子撑着伞路过,远远看见他,见他淋在雨里,却不避不躲,颇是奇怪。


他赶紧过去给萧景琰撑上伞:“水牛,你怎么在这儿淋雨呢。”


“我在等你们少阁主,我们说好了在这里比剑的。”


“哎呀,没人告诉你吗,”小豆子道,“疯子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今天他的狂症又犯了,刚刚我才去报告了孟掌柜和飞流大人,他们两个都往后山去了。”小豆子道,“哎哎……水牛你上哪儿去啊?”


 


 


 

其七  若舍红尘

 


 


在迷糊之中,萧景琰做了一个梦。


他梦到了夜风之中的金陵城,被风卷得忽明忽暗的宫灯,还有那个如今早已人去楼空的靖王府。


那个人就坐在靖王府的廊下握着他的手,帮他包扎手上的伤口,并叮嘱自己:三天内不得碰水,七天内不准食生冷辣物。殿下要是不听话,下次我就用比这个痛得多的伤药。


……有人握着他的手,并不是在梦中。


萧景琰醒过来,看见是那个人在用指腹轻轻研磨着他手背上的伤口。


那里有个深深的牙印,乌青狰狞一片。咬得厉害的地方,破了皮,出了血。


“我咬的?”蔺晨抬起眼睛问萧景琰。


萧景琰点点头。


昨日他赶到别苑的时候,看见飞流正将蔺晨用力压在床上。


蔺晨理智全失,双眼通红,像只困兽一般胡乱嚎叫着什么,拼命挣扎。


孟掌柜急得满头大汗:“前阵子少阁主经脉接好了,武功恢复速度越来越快,最近这阵飞流都快制不住他了。”


“水牛,你来得正好,”飞流看见他道,“快帮我绑住蔺晨。”


萧景琰从孟掌柜手里接过绳子,走到床边。蔺晨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看他。萧景琰不敢看,只是硬下心来一道一道往蔺晨身上绑。


孟掌柜端过来一碗药:“这是老阁主留下来的药,他说一旦少阁主犯起狂症来,就给他喝这个药,喝了就能好受些……”


话还没说完,蔺晨突然一头撞过去,孟掌柜手里的药差点被撞翻一半。


飞流赶紧用力按住他:“喝不喝?”


蔺晨紧紧闭着嘴,死死盯着飞流,眼神中满是一股无处散发的戾气。


现在他在销魂蚀骨的幻象里,不认得任何人,包括飞流。


“好,不喝是不是,”飞流看向萧景琰,“水牛,掰开他的嘴。”


萧景琰把心一横,去掰蔺晨的嘴。可是他刚刚捏住蔺晨的下巴,蔺晨就一口咬住了他的手。


咬得那么用力,痛得萧景琰额头上冒出了汗。


……可是都没有他的心来得痛。


他痛恨自己曾对这个人遭受的苦难和折磨一无所知。


他更痛恨自己现在知道了,却也没有办法替他分担一分一毫。


泪水不知不觉就落了下来,滴在蔺晨的脸上,淌下来,滑到了他的耳庞。


就连那个在狂乱之中的人,仿佛也感受到了这种滚烫和冰凉交织的心碎,怔了怔,松开口来。


飞流赶紧抢过孟掌柜手里的药碗,按着蔺晨就往嘴里灌。


可是蔺晨没有看他。他只是睁着眼睛看着萧景琰。飞流给他灌药,他也只是呆呆地盯着萧景琰落泪。


药灌完了,蔺晨终于踏实了一些,不一会儿就闭上眼睛迷糊过去了。


“喝了药少阁主就会昏睡个一天一夜,等他醒过来狂症就好了。”孟掌柜对萧景琰道。


飞流正在给蔺晨解绳子,抬眼才看见萧景琰满脸泪痕。


“水牛你怎么哭啦。”他不解,想了想又道,“对了,苏哥哥跟我说过,人心里痛的时候,眼睛里就会有水流出来。”


他端详萧景琰:“水牛,你流那么多眼泪,那你心里该有多痛啊……”


孟掌柜赶紧踩了飞流一脚。飞流却没有领会他的意思。


“哎哟,孟掌柜你干嘛踩我,很痛哎。”


萧景琰破涕为笑,用手背揩揩眼泪。


“没事了。”他说,“心痛是老毛病了。”


“不怕的,”顿了顿,他道,“我这颗心啊,有人能治得好。”


“少阁主不到明天是不会醒的,”孟掌柜对萧景琰道,“我在这里看着,您先去歇着,等少阁主醒了,我再去叫您。”


“不用了。孟掌柜,你和飞流去歇着吧,这里我看着就行。”萧景琰道,“他清醒的时候,我反而不那么容易接近他。现在他这样子,我倒可以安安静静地陪着他。”


孟掌柜见萧景琰都这么说了,不好再劝,便和飞流一起走了。


萧景琰走回屋里,看见蔺晨已经睡着了。


他一直睡着,萧景琰就一直看着他。


萧景琰想起上一次自己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这个人,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


那个夜晚,在那张窄窄的行军床上,在昏暗的油灯之下,他也是枕着蔺晨的胳膊,如此看着蔺晨,几乎看了一夜,直到睡意终于袭来,他才在蔺晨的体温中酣然入睡。


大概是起了个大早,又陪着蔺晨闹了一场,看着看着,视线和回忆一起迷糊了起来。


没想到这一迷糊,竟然就这样眯着了。


萧景琰看蔺晨还在意自己手上的伤口,便道:“不疼。”


“鬼话。”蔺晨伸手给萧景琰,“你这么咬我一口试试,看我疼不疼。”


萧景琰笑了:“我不咬,我又不是大狗。”


蔺晨放下手。


“我可比大狗可怕多了。”他自嘲道,然后看向萧景琰,“你怕我吗?”


“不怕。”


“怪人,”蔺晨摇头,“有时候我都怕我自己。发起狂症来,就什么也不知道不认识,对谁也不手下留情。你见过孟掌柜额头上那道伤口吗,那是上次被我发起狂症来推倒在书架上撞的。可怜他流了满头满脸的血,好半天才止住了。这些还是小豆子偷偷告诉我的。第二天我问孟掌柜,他居然说他这是昨天一不留神给磕杏花树上撞的。孟掌柜呢,管账就是一本精明,骗人就是两本糊涂,编个借口还编得这么烂。还有飞流……我每犯一次病,他就要受一次罪。小豆子说,飞流大人是天下无敌的,什么也不害怕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天下无敌的飞流大人听到试药两个字就会发抖,我猜,那也是我的功劳……”


萧景琰打断了他。


“我不怕。”他重复道。


蔺晨看着他:“你手上已经有一个伤口了。”


萧景琰摇头:“全身都是伤口我也不怕。”


蔺晨叹了口气。


他想起了初见这人那日,对方望着自己流泪的样子。


“你认识过去的那个我不是吗?你千方百计想要进琅琊阁,想要留在我的身边,也是因为这个不是吗?”蔺晨道,“可惜,你认识的那个人,他已经不在这个躯壳里了。小豆子总说,我大概是这个天底下最无可救药的病人。你看看,这么多人里面,只有小豆子是最诚实的。我有个盖世神医的老爹,可是就连盖世神医也治不好我,我不是无可救药又是什么。”


“那我比你更无可救药。”萧景琰说,“我娘还在世的时候,总说这天底下只有一个人能治好我的心。可是这个人,不好好当大夫,却跑去当病人去了。你说,我是不是比你更无可救药。”


蔺晨看着他,摇了摇头。


“那日我吹的那首《岸渡舟》,你既然早已听过,就应该听得懂。晓拂尘衣俗世了,夜乘凤舸渡仙山……那个人已经度过忘川去了,留在这里的不过是这个空皮囊。放弃吧,”蔺晨叹息,“他回不来了,你也不要执迷不悟了。”


“放弃?”萧景琰笑了,“你不知道我是放弃了什么来的。”


——这天底下对我最重要的东西。


我舍了它,是因为在我的心里,还有比这万里江山这天下对我更重要的东西。


“所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萧景琰笑了,“昨日约剑你没来,明日呢,还比不比?”


 


 

其八  若有因果

 


 


蔺晨没有去赴萧景琰的约。


可萧景琰也没有来讨回他的青阕剑。


蔺晨想过要让小豆子把青阕剑送还给那个人,但是又怕那个人真的来要。


他总觉得这把青阕是那个人留在这里的凭据。失去了,便连那个人一起失去了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他并不喜欢这个念头。


他知道那个人来自他的过去。


他不认识他,想不起来他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见了他,那颗空落落的心里,却立刻装下了这个人。


蔺晨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忙,挑杏花,揉面粉,做玄饼,饮月吹箫,什么都行。


可是什么都不行,只要一有闲暇,他总会想起那个人。


明明眉毛也是眉毛,眼睛也是眼睛。他想。


但是,这眉毛和眼睛,长在那人身上……好像确实比长在别人身上好看一点。


心动了,念想就动了。仿佛缠绵的藕节,拉不开,扯不断,千丝万缕连系。


蔺晨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青阕剑剑鞘上的纹路,仿佛抚摸着那人宛如鸦羽温玉的眼角眉梢。


可是然后,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人的手。


那样漂亮的一双手,如今却被他弄出了伤口,乌青狰狞。


蔺晨的手迟滞了一下,然后从青阕剑上移开了。


今天他又犯了小豆子口里的闷症。


三种疯症里,蔺晨最喜欢的反而是闷症。


犯狂症和妄症的时候,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,伤害谁。


可是犯了闷症,他只要安安静静地呆着就好,不会闯祸。


最开始他不能适应这片黑暗和安静。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,就跟被关进一个黑暗无声的笼子似的,他出不去,外面的世界也进不来。但是这已经远比他最初的情况好得多了。


他足足躺了六年,真正醒过来还不到一年。


最开始他半死不活,不知道活了和死了的区别,光明与黑暗的区别。后来他有了一些意识,活过来了,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痛,什么叫撕心裂肺断筋挫骨。再后来他终于完全清醒了,可是反而要接受无边黑暗的肆虐和回忆尽失的空茫。他甚至记不起他老爹,记不起孟掌柜和飞流,记不起他曾经漫山遍野打滚过的这座琅琊山,记不起他自己亲手编写过的美人榜。


——榜首空着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大概人死了,倒是解脱了。他想。可是人活着,本来就是要受苦的。


可是他依然想要活着。


他曾经被困在黑暗中很久。


太久了,以至于所有的名字和记忆都被留在了黑暗中。


太久了,以至于他已经快要忘记光明长得什么样子了。


可是在那片无边的黑暗里,却仍有色彩和光亮。


他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人。


在那片寂静无声的黑暗之中,这个人总在那里,在他前面走着,仿佛在为他引路。


红色的袍衫在被春风吹拂而起伏的绿草上行过,宛如鎏金的丹朱渗入了苍翠画板之中,美得惊心动魄。又像是一簇熠熠生辉的流火,在碧波苍浪的大海尽头领航。


蔺晨跟随着那簇火焰,追随着那个人,跌跌撞撞,步履蹒跚。


他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,他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,可是他的心里却隐隐知道,只要跟着这个人走,他就不至于完全堕入黑暗之中,被这片黑暗吞噬。


即便在最黑暗痛苦的时刻,关于那个人的念头仍支持着他:活下去。


因为活下去的话,也许有一天他可以见到那个人。


……那个人是他那颗被黑暗和疯狂折磨的心中仅剩的光明和清明。


突然有人走进屋子里来,带来了流动的清风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
他看不见听不见,这个时候别的感官反而会变得特别敏锐。


“小豆子?”他问。没有人回答。


跟小豆子相处也快有一年了,蔺晨和小豆子建立了一套属于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,特别是在他犯闷症的时候。


碰碰左腿:“我来了”。


碰碰右腿:“我走了”。


碰碰左手:“出去走走?”


碰碰右手:“回去吧,我要去找飞流大人玩了。”


但是今天这个人不是小豆子,因为对方突然握住了他的手。


手指修长如玉葱,但是指节却十分有力,指腹上有薄薄的茧子,拿惯了笔,也拿过剑。


是他,蔺晨想。


……那个执迷不悟的人。


蔺晨想要从那个人手里抽回手,但是对方把他的手握得很紧,他一下子没有挣脱。


两个人大概僵持了半秒,然后蔺晨感觉那个人摊开他的手来,然后在他的手心里一笔一划写着。


——今天太阳很好,十里杏花林,粉云满枝头,我们出去看看?


“不看。”蔺晨道,“反正我又看不见。”


那个人却仿佛不恼,又开始在他掌心里一笔一划写起来。


手心有点痒,蔺晨想要抽手,对方却再次把他握住,不让他动弹,然后继续一笔一划地写下去。


好好好,我忍,蔺晨想。看你到底要写些什么。


——雨后却斜阳,杏花零落香。


好嘛,居然写起诗来了。


——等再落几场春雨,就是夏天了,杏花都落了,就闻不到那幽微淡香了,可别说我没提醒你。


说得倒是在理,蔺晨想。


他还在犹豫,可是没想到那个人用力拽了他一把,硬是将他从凳子上拖起来,生拉硬拽就往外走。


“哎哎哎。”蔺晨抗议,“你怎么软的不行就来硬的?”


那个人大概在笑,但是蔺晨听不到。只感觉手心里有人挥洒地写道:


——软硬兼施。


蔺晨一路被拖着,去了杏花林。


那个人的手牵着自己的,牵得不算紧,但是手指攥着,蔺晨知道自己大概是挣不脱的。


他只好就这么跟着他走。


有一刻,蔺晨突然生出一种错觉来,似乎自己一直都是这样做的。


跟着他,追随着他,就像是……在黑暗之中的那个人。


杏花香随风幽微而来沁入蔺晨心脾的时候,蔺晨就知道已经到了杏花林。


那个人让他在石凳上坐下来。


太阳真的很好,正如那个人所说。


虽然他看不见,但是暖洋洋的风吹拂到他脸上,有一种难言的惬意。


可是他才不想让那个人瞧出来他的惬意,所以只是道:“说了我看不见,来也白来。”


——你看不见,我帮你看。


那个人在蔺晨手心里这么写道。


——前有远山浓遥黛,后有杏花淡流霞。


明明看不见,可是那幅山水画卷就这样一下子在蔺晨眼前铺开了。


可是蔺晨存心逗他:“还有什么?”


那个人想了想:


——白云渺渺处,有你有我。


无边黑暗突然落了下去,整个世界仿佛都因着这个人的到来亮堂了起来。


心神震荡了一下,蔺晨赶紧攥住拳头,按捺住心中动摇。


自从死而复生之后,他的心里一直空着。


无所思无所念,无所爱无所恨。无情无欲,无烟无火。


可是奇怪,见了那个人之后,那颗空廖禅定的心突然就满了。


……满得再也装不下其他什么东西,什么人了。


有思,有念,有烟火,有情欲。


有时午夜梦回的时候,他会在梦里见到这个人,枕在他的胳膊上,睁着那双带着水光的桃花眼看着他,沙着嗓子在他耳边轻唤:“蔺晨”。


然后一直在黑暗之中引路的那个人会回过身来……然后变成了这个叫做萧景琰的人的样子。


蔺晨曾经觉得闷症最好,他曾经觉得黑暗于他已是习惯,可是这一刻,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是如此痛恨黑暗。他突然很想看看,就这一刻也好,看看那个人站在杏花林底下,被春风吹拂鬓发的样子。


蔺晨突然疑心起他那个一直空着的美人榜榜首的位置来。


……那仿佛是他特意为谁而留。


人没有了回忆,却不是没有了心,没有了魂魄。他想。


只要这颗心还是一样,是不是就会埋下同样的相思子,开出同样的痴嗔花,结出同样的顽念果?


只要这个魂魄还是一样,那么无论时间是倒流回最初,还是狂奔向尽头,在漫长的岁月河流之中,是不是只要有一瞬,能再次见到同样的人,就还是会再次爱上那个人?


正出神,突然那个人碰了碰他的头发,把蔺晨吓了一跳。


“作什么?”他问。


——你的头发上沾了杏花瓣。


那人写道,突然顿了一顿。


——看错了,是白头发。


蔺晨摇头:“岁月催人,老了老了。”


那人就写:


——不老。


蔺晨笑了:“胡说。”


于是那人又写:


——老了好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那个人摊平他的手,一笔一划写得很认真:


——人生若只如初见,只恐白首盼不到。


白首?蔺晨在心里长叹一声。


若是他时他日,他们两个以他种形式相见,或是另一个轮回,他是另一番模样,也许可以有所不同。可是此时此日,这个轮回,这样的他,又有什么资格执子之手,允子白首,与子偕老,予子快乐?


想到这里,他道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
那个人拉住他的袖子。


——怎么了?跟我在一起,很闷?


蔺晨忍不住笑了。


他摇摇头:“你这人真奇怪,跟个犯闷症的人在一起,却怕自己闷?你应该学学小豆子。”


——学小豆子?


“对啊,小豆子就知道什么时候该接近我,什么时候不该接近我。”蔺晨道,“他是个小机灵鬼,他知道我犯妄症的时候不用理我,我犯狂症的时候要跑得远远的,而犯闷症的时候我会变得特别闷,这时候他就会跑去跟飞流玩,或者自己跑到后山摘山果子去。”


——不闷。


可是对方写道。


——你这样的时候,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。


蔺晨觉得自己大概是弄错了。最后几个字……大概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。


“你什么……”他问。


可是他刚开口,可是那个人突然俯下身来,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。


蔺晨那双眼睛,尽管看不见,都瞪圆了。


然后对方在他手心里写:


——这就叫为所欲为。


 

目前明晰的剧中时间线和年龄设定

棒棒哒~

便当当:

自己又整理了一遍时间线,大部分是参考miyukiyao的这篇考据,后来剧本小说的番外出了以后,又有了一些新的信息,一起整理一遍。方便太太们开脑洞。


 
 
 


剧中主要角色明台、曼丽、明镜、明楼(比较隐晦是通过道具确认)、明诚、汪曼春全部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年龄暗示,王天风暂时无从确认(mymy1981姑娘说作者曾经确认过王天风比明楼大一岁——哦……所以比大姐小一岁呢……我好像知道了什么……→_→)。


 
 
 


年龄篇(1939年时)


 
 
 


明镜:37岁(miyukiyao太太直接用原著设定。其实剧中的暗示说明的确是37岁。明楼说过汪芙蕖20年前陷害父亲导致他去世,明镜在经济沙龙时说过我明镜17岁执掌明家,因此大姐当年37岁。)


 


明楼:35岁(第一集日方间谍资料内)




明诚:26岁(1940年大姐问他相亲的时候说自己27岁)




明台:21岁(军统档案)




于曼丽:20岁(38年19岁时杀人事件)




汪曼春:29岁(本来和miyukiyao一样以为是27岁,但后来发现40年时76号特务处档案上虽然写着汪曼春28岁,但该档案是民国27年录入(即76号成立这一年1938年),所以39年时汪曼春已经29岁。)


  


 
 


履历及时间线篇:




1919年,明锐东遭汪芙蕖商场上暗算,导致去世。当年明镜17岁,明楼15岁。(以大姐手撕汪芙蕖的经济沙龙一役,两家在1919年之前应该是世交关系,汪曼春此时8岁。明楼和她如果已经认识,在这之后应该没有太多往来可能。而且有可能并不认识,因为汪曼春是武汉土著,中学也是在武汉上的。)




1922年,车祸事件,明台被明家收养。明镜20岁,明楼18岁,明台4岁。




1923年,桂姨事件,明诚被明家收养。明镜21岁,明楼19岁,明诚10岁,明台5岁。




1923-1935年间属于模糊的迷之空白期。结合番外的事件信息和原剧暗示,有以下几个大事件,分人物履历说明:




明楼:在大学/研究生期间拜在汪芙蕖门下读经济,再鉴于明诚是明楼带大,明楼在这段期间应该没有长期海外留学的经历。明楼在他的20-30岁之间经历了入我党、入国民党、加入蓝衣社(后转军统)这三件大事。
明楼毕业后有很大可能应该在国民政府工作。理由1,原剧第五集,汪曼春曾对梁仲春提及“我叔父师哥乃至汪主席都是重庆投诚过来的”;理由2,和南田1939初会时明楼说“南京一别四五年未见”,因此1934-1935年明楼曾在南京。
1934年,明楼30岁,和汪曼春的恋情因为明镜阻拦而中断(和曼春又是什么时候谈起的小恋爱我有过一个奇怪的脑洞),赴法。1935年秋左右返哈尔滨讲学(番外),冬,和王天风于香榭丽舍大街执行蓝衣社追捕共产党的任务,和明诚相认,直至1939年收到新政府邀请回到上海,此间应该很少回沪。




明诚:根据番外,因为在巴黎求学时认识烟缸,被其发展为下线,1934年10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,这一年21岁,在35年时搬到就读的学校附近,住在拉丁区(没有和明楼住一起)兼读化学,帮明堂做明家香配方。因为阿诚从前可能落下很多学业,21岁才读大学是有可能的,当然也有可能中间读一半跑出来读书。1935年冬天由于烟缸被杀小组暴露,与明楼相认,其后紧急转移至莫斯科,到伏龙芝读军校,后回到巴黎,共产党方面,由明楼请示南方局成为其下线,军统方面破格录取成为其副官,1939年共同回国。




明台:小时候的故事未知,能讲一口流利日语,有可能请过日本老师。在1937-38年因为上海战事曾被明镜送至法国,后返上海,原本计划是至港大金融系就读,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了。




于曼丽:33年14岁被养父卖至湖南青楼,34年花名锦瑟开始接客,35年花柳病流落街头,为于老板所救,37年于老板被盗匪杀害,38年黑寡妇事件后冬天由王天风带至湖南黔阳军统特训班,训练整整一年,39年冬天和明台相识。




汪曼春:根据76号履历,籍贯武汉,于武汉就读中学后考入湖南军校,38年军校结业后分配至76号(1938年)任少校副(?)长(那个字我不会认嘤嘤嘤),后任情报处处长。
我曾说过这个履历的时间线有问题,1938年汪曼春已经28岁,中学毕业最多19,这接近十年中汪曼春都在读军校?她如果一直不在上海又是如何和明楼谈恋爱?汪曼春的履历有被抹去的地方。汪曼春也是属于迷之人生的一个角色,其实她无父无母,孤身投靠叔父。根据她中学还是在家乡武汉读,感觉应该是中学毕业前后才成为孤儿。另外她虽然投靠汪芙蕖,但除夕夜从来不跟他一起过,应该也能证明小时候是跟自己亲生父母有很深感情,汪芙蕖更像是长大投靠的亲戚。因此我觉得汪曼春和明楼是不是是青梅竹马关系还有待推敲……一个在武汉长大,一个在上海长大。但是东哥曾经讲过跟汪曼春是“看着小几岁的她一起长大,感情是肯定有的”,并表示“心疼更多,爱过是肯定爱过的”……所以到底是怎样,也是蜜汁设定……
汪曼春23岁和明楼分手,应该是1933-34年之间,要么是军校已经毕业回到上海,要么是这之后才进入军校。明楼因为1934-35年还在南京见过南田,所以综合一下明楼应该是1934年赴法。(所以明诚和明楼应该是同时离开上海到巴黎,但两人并未住在一个地方,工作读书起居都分开,周末吃吃饭可能。)


 
 
 




 
 
 


以上。


 
 
 


有更正再进行补充。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以下是转载的原文!!!!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 
 




 
 
 
 


miyukiyao:


 
 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之前发过一篇时间线和人设的考据(戳这里),然后因为昨天原著作者兼编剧大大给出了之前的故事线,所以就想要接着考证一下,然而看了一下觉得作者大大简直是要逼死我这等强迫症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这是作者大大关于伪装者之前的故事线的简单说明,然后我在作者的博客上搜索到了这篇名为《贵婉日记》的小说的几个先行章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根据已经发表的章节内容,可以初步推测出代号烟缸的贵婉,主要活动时间是在1928年到1931年左右,并且死于1931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根据作者给出的关于烟缸小组的故事,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我们可以推断出,烟缸小组除了阿诚全军覆没,阿诚到伏龙芝学习应该发生在1931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那么问题来了,蓝衣社成立于1932年,双毒怎么样跑去法国执行一个还没有成立的社团交代的任务?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接下来,让我们抛开蓝衣社的问题,也不看剧中人物设定,根据《谍战上海滩》以及《贵婉日记》这两本书本身的设定,1939年大哥刚刚三十岁,阿诚大约二十七-二十九岁的样子,双毒到法国执行任务,大哥为掩护烟缸冒险报信,发现烟缸的下限青瓷居然就是阿诚。因此这次报信导致王天风差点被杀《谍战上海滩》中所谓的我在法国救过他的命。同时也可能因为这次报信,阿诚被紧急送去苏联学习,所以在烟缸小组全灭的时候躲过一劫。这两件事如果确实是这样的因果关系的话,那么从时间线上来说,可以得出以下结论: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在31年的时候,大哥大约应该是22岁,而阿诚是19-21岁的样子,两个因为共同理想殊途同归的人,因为执行任务中的意外而相认了,同年阿诚被送至苏联学习

当然由于《贵婉日记》这本书没出完,不能排除贵婉所谓31年的死是假死,所以之前所说的法国故事也完全可能发生在之后的任何日子,这个范围太广,资料略少,就不做考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那么,接下来,我们根据作者大大的新脑洞重新来看《伪装者》这部剧的人物设定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关于剧中人物年纪的问题,因为上一篇已经基本都有答案了,考据过程这里不重复了,就来直接写在考据结果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剧里面,可以明确的年纪如下【根据 @Honig und Minz 姑娘提醒有修改】: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故事发生在1939年冬到1940年春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大哥:三十五岁(日本人档案中表述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阿诚:二十六岁(23年10岁时,被救到明家,翻过年大姐要他相亲时说自己27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明台:二十一岁(王天风档案中表述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于曼丽:二十岁(38年19岁时,自首被判死刑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程锦云:二十三岁(剧中明镜要明台相亲时曾表示女方大两岁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汪曼春:二十七岁(汪处被捕以后,档案显示她是28岁,所以39年的时候她是27)此处特别感谢 @star628 的提醒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汪处又在剧中表示,她23岁的时候发誓要嫁入明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同时,大哥和阿诚初回上海,见到南田洋子的时候,曾经提过,南京一别,四五年没有见面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因此可以假定,大哥是四、五年前离开上海去的法国,也就是说汪处二十三岁的时候,所以我们可以大概得出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5年左右,大哥与汪处长分开,大哥远赴法国,汪处被南田洋子看中,进入特高科工作,这个点与日军加紧侵华的大时间线还是可以对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而大姐,则继续沿用原著的设定,定为37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那么在加入作者大大的前传之后,整个剧中人物的时间线大约是这样的(下划线部分时间点可商榷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为了方便大家观看,我重新拉了张表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22年 汪及日本人派人刺杀明氏姐弟,被明台生母所救,明家收养明台。明镜二十岁,明楼十八岁,明台四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23年 明镜明楼救下阿诚。明镜二十一岁,明楼十九岁,阿诚十岁,明台五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24年 明楼送明台上学,为他系鞋带,照片被记者拍下。明镜二十二岁,明楼二十岁,阿诚十一岁,明台六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1年 因成绩优异,阿诚赴法国留学。明镜二十九岁,明楼二十七岁,阿诚十八岁,明台十三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3年 于曼丽被养父卖身青楼。明镜三十一岁,明楼二十九岁,阿诚二十岁,明台十五岁,于曼丽十四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4年 于曼丽花名锦瑟,挂牌接客。明镜三十二岁,明楼三十岁,阿诚二十一岁,明台十六岁,于曼丽十五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5年  明楼与汪曼春因明镜反对分手,明楼赴法,汪曼春投靠日本人。明楼与王天风执行蓝衣社任务期间,为通知烟缸小组转移,无意中发现阿诚是代号青瓷的我党地下工作者。王天风因明楼报信,身受重伤为明楼所救。阿诚因意外暴露身份,紧急赴苏联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学习,躲过一劫。锦瑟饱受摧残,得了大病,被赶出来,被于老板所救。明镜三十三岁,明楼三十一岁,阿诚二十二岁,明台十七岁,于曼丽十六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6年 阿诚结束学习,自苏联回法,成为明楼的下线开展工作。锦瑟病好,被于老板送去私塾学习,改名于曼丽。明镜三十四岁,明楼三十二岁,阿诚二十三岁,明台十八岁,于曼丽十七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7年 日本全面侵华,为保证小弟安全,明镜送明台到法国留学,明家三兄弟相聚法国。于老板被截杀,锦瑟重出江湖,化身黑寡妇报仇。明镜三十五岁,明楼三十三岁,阿诚二十四岁,明台十九岁,于曼丽十八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8年 于曼丽投案自首,黑寡妇案告破。明镜三十六岁,明楼三十四岁,阿诚二十五岁,明台二十岁,于曼丽十九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1939年 故事大幕拉开。明镜三十七岁,明楼三十五岁,阿诚二十六岁,明台二十一岁,于曼丽二十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以上~~~~终于感觉神清气爽了呢~~~~又可以好好写文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那么,当这个人设出来以后,发现大哥其实比阿诚要大九岁,这个是明·真童养媳·诚啊~~~~突然就出现了很多特别羞耻的脑洞呢~~~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其次,我们可以知道,大姐十七岁执掌明家,当时明楼已经十五岁了,即使因为年纪小不能执掌明家,那么至少应该知道父亲的遗命,三代不与汪家结交。再退一步,父亲死时他尚未成年,明镜没有告诉他真相,那么当明台母亲从车轮下救下他们的时候,明楼已经十八岁了,明镜应该会将真相和盘托出了。既然知道父亲死于汪芙蕖与日本人勾结,明楼又怎么可能会拜汪芙蕖为师,甚至还跟汪曼春发展一段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我的看法是,明楼与汪家的关系本就是他刻意经营的,最早可能是为了报仇,大了有了信仰之后就是为了方便身份和隐藏。他可能从小看着汪曼春长大,当时的汪大小姐还是个天真善良的小姑娘,对明楼有好感,明楼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这种感情,进而方便自己靠近汪芙蕖。他知道一旦情感曝光,大姐一定会阻止,他根本不可能跟汪曼春有进一步的发展,可以全身而退,又不会引起怀疑。另一边,对着大姐,他又有挡箭牌,可以不去相亲结婚,然后可以守着阿诚【这句是我的脑洞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另外关于汪大小姐对明楼的称呼,从原著来看应该是从汪芙蕖那里论的,毕竟明楼是汪的学生。从剧里来看,这个设定也可以自圆其说。毕竟看档案,汪大小姐在武汉念中学,在湖南念军校,而明长官却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魔都人,剧里他曾经表示这座城市生于斯长于斯,所以曾经同校好像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最后,基友说,由于存在九岁的年龄差,所以从体力上讲,站30S诚楼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我诚帅破天际~